80岁的我,从不愿意佩戴助听器到离不开助听器,到底经历了什么?

1;确诊听力损失未予重视!

我是一名退休医生,曾就职于重上海某三甲医院,现80岁。中青年时,听力很好,后患高血压病在60岁左右开始出现听力减退,自认为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未予重视,后逐渐加重。

在接诊时,病人的讲述声音小点我就无法听清了,看电视要开最大音量才能听清,参加学术会议和病例讨论时,也很难听清发言者所讲内容,这才引起自己的重视。

到医院耳鼻喉科就诊,医生建议配助听器,增强听力,我未予采纳,依然固执地认为这是老年听力退化的正常现象。后来听力下降越来越厉害,我才决定去配助听器。

  2;固执己见,不听从专业人士意见

于是,我找到了助听器验配师给我做了综合评估之后,推荐了一款助听器,虽然听着确实不错,但价格却让我难以接受。

我配助听器的初衷只是想解决在开会时听不清别人讲话的困难,在门诊的时候戴一戴,方便跟病人交流病情,平时在家或者外出旅游,能听到家人和朋友对我说话。

我以为像我这样的听力要求并不高,配个基本款的助听器就行了,但当时验配师坚持认为,就我的听力损失情况而言,基本款的助听器不可能达到我预期的效果!

虽然我是医生出身,但是隔行如隔山,对助听器和相关的听力知识我也是所知甚少,但我并没有听从专业意见。

验配师见我如此固执,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最终按我的要求验配了一对某品牌的基本款助听器。

这些都已经是2010年的事了!

十年期间,我从每三个月到听力中心给助听器清洁保养,到后来平均半年一次,除了在会议时我会戴上助听器,其他时候几乎不戴。

我多次尝试在街道上戴助听器,但每次都以戴上后耳朵里嘈杂的声音让我难以忍受,戴久了头晕目眩而告终。

所以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戴它,一直到2020年10月,我感觉听人说话更吃力了,心想应该换新助听器试试了。

3;下定决心,配新款助听器

我再次找到当时的验配师,重新做了听力检测。我左耳听力已经下降到了重度听力损失,右耳在中重度听力损失,右耳听力状况比左耳好一些。这个检查结果也和我平时接电话、听人说话的实际感受相符。

根据我的听力情况,验配师推荐我试戴某品牌高端机,试戴后我听得很清楚,效果很好,但价格还是超出了我的心理预期。

但是鉴于上一对助听器戴了10年,这期间的体验并不好,验配师告诉我,耳朵长时间听不到声音听神经会退化,大脑语言功能会变差,久而久之会失去很多言语分辨能力,朋友、家人和自己的沟通也会变少。

我害怕自己听力会再次下降,长时间听不到听神经退化,我不想让自己变成这样,最终还是买下了。

我佩戴新款助听器回家,起初我也只是在需要交流时戴上。一个月左右,我尝试把助听器戴到不同的地方:戴到街上、戴到菜市场、戴上看电视、去旅游……

奇迹出现了!

我没有之前佩戴助听器后的不舒服、没有头晕,我甚至听到了很多以前没有听到过的声音,空调的声音、冰箱的声音、鸟叫的声音还有夜晚街道外面的车水马龙。

某一天的晚上,我取下助听器在进行洗漱以后,走过客厅,我发现我听电视声音比过去未戴助听器的时候清楚了一些,这让我很惊奇!

第二天,我到听力中心重测了听力,竟然好了5个分贝。验配师说可能与检测时的状态有关。

我开心极了!

4;佩戴合适的助听器可以提高生活质量

佩戴新助听器后,短短4个月时间,接连不断的惊喜一下子将我之前佩戴助听器10年所遭遇的烦心事完全冲散了。

我现在已经离不开这款新助听器了,我会戴上它去不同的场合充分享受聆听的乐趣!

我写下这篇文章,一方面是我想给听力下降的老年人做个反面教员。

说实话从我的听力损失被确诊开始,我并不能接受自己有听力下降,是个聋人。

在这十年期间,我意识到自己的观念不对,我之前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听力损失,所以对佩戴助听器存在抵触心理,也不愿意花很多钱在这个方面。

另一方面,我想在此呼吁大家一定要重视听力健康!

发现听力下降时要及时干预和治疗,找到专业的人,充分利用好残余听力。

不要觉得听不到就是因为人老了,生活是属于自己的,要过得值得。

这和年龄无关,无论到了什么年龄,健康和好的生活都是最重要的。

最后,希望和我一样的老年人,都能有美好的晚年生活!

易声听力是全国连锁听力服务机构,全国200多家服务网点均可免费提供听力检查,听力评估、助听器试听

试戴、听力康复指导等多项免费服务

上海门店服务热线? 021-36211563 微信客服:17734811353

        热门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