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有听力损失情况出现,选配助听器时要考虑哪些?

现在是数字助听器时代,助听器的制作工艺越来越良好,在年轻人群体里一对助听器使用七年八年以上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了。对于现代年轻人来说,会是怎么看待助听器的验配和咨询的呢?我们可以从下面的一个案例来感受一下。

背景资料:A是一名20岁的大学生,从记事起就一直佩戴着助听器,她对自己的听力水平(限制)非常清楚。但和很多年轻的听障者一样,她不希望别人知道她的听力问题,更不希望别人能看见她戴助听器。在刚入大学的时候,她在学业上就遇到了困难,她认为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在课堂上听得不够清楚。由于目前的助听器已经使用了八年有多,可能已经没办法满足她的学习和生活上的需求。

信息化咨询:鉴于A长期的听力损失史,应该会有早期的听力评估报告。在听力学家确认A最近一次的听力报告和现在的听力报告后,结果显示几乎没有变化。A和听力学家都松了口气,不是A的听力再次下降,而是助听器已经没办法支持了。由于A的听力需求越来越高,是时候考虑新的助听器了。

听力评估:

如下图所示,A的听力损失为双耳中重度感音神经性聋,并且有着典型的从低频到高频逐渐下降。右耳和左耳的单词识别率分别为80%和76%。当允许有视觉提示时,A的双耳单词识别率高达100%。

A的低频动态范围是34到45分贝,高频的动态范围略低,为25至35分贝。使用快速噪音下言语测试(QuickSIN)评估A在竞争性背景噪音的言语识别能力之后,发现她的信噪比损失为11分贝,属于中等程度。为了评估A的沟通困难水平,A也被要求完成自我沟通评估量表(SAC)。发现在未使用助听器的情况下,SAC的原始得分为40分,这意味着有相当大的沟通困难。在佩戴助听器的情况下,沟通困难则相对低得多,原始得分为27分。

其他因素:在心理上,A早就接受了听力损失的存在。认为听力损失只是她的生命中的一部分,目前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大学课堂上的参与。一般的情况下,大学的课室可以很大,而且声学环境也不友好。即使坐在前排,A也会发现很难忽略教室里的噪音,如果不时刻盯着老师,就有机会跟不上课堂进度。在社交上虽然听力损失带来的不便还是相当明显,但A知道如何通过即时通信软件、邮件等方式来帮助自己在声学环境之外进行有效的沟通。熟练使用这些技术与人完成高质量的交流,在一定的程度上减少了沟通的压力。

听力康复管理:

听力咨询和社会心理的角度。对于一个有长期听力损失经验的A来说,处理失去听力带来的后果可能不是重点,更多的是处理她在大学生活上遇到的困难。其次是升级助听器带来的成本问题,可能相对高昂的助听器价格会给她带来过高的期待。
听觉设备的问题。A目前使用的助听器是单通道的数字耳背式(BTE)助听器。看上去比较老式,同时有着全耳道的定制耳模。当A和听力学家讨论不同款式的助听器时,她发现耳内式助听器(CIC)看起来很隐蔽,头发只要稍微长一点就可以将助听器很好地遮盖住。然而当她发现CIC助听器的价格更高的时候,她的兴奋很快就消失了。这时,听力学家解释说,BTE助听器虽然外观上更明显一些,但BTE助听器的技术才能为她在课堂环境中带来更多的好处。A的QuickSIN的表现属于中等水平,这表明她在有竞争性背景噪音的环境里正确处理语言信号的能力一般。再加上A大部分时间都要在相对不利的聆听环境中,如大规模的教室、小组活动、小组功课等。听力学家在判断各种情况后,推荐了一个多通道的,有定向麦克风,以及具备先进的信号处理能力的助听器,目的是能在背景噪音下尽可能地提高语言理解能力。此外,新款的助听器具有出色的蓝牙兼容性,可与个人的移动设备进行互动。
当A前来验配时,听力学家提醒了她要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她的新助听器和使用了八年的助听器会有很大的不同。新的助听器根据她的听力图和动态范围进行了编程,当A第一次戴上新助听器时,她就立即开始担心声音好像不够大,周边的声音好像有点飘有点轻的感觉。这时听力学家解释说,因为旧的助听器的设计限制,只能放大一切的声音,包括背景噪音。新的助听器中的技术可以对背景噪音进行低限度的放大,并增强了语言信号,这使A在第一时间觉得整体音量会特别柔和。听力学家随后进行了一系列的调试,确保声音能够被适当地放大。为了进行客观的验证,使用了语音图谱(speech mapping)进行了验证和调整。不仅如此,为了满足A的一些极端噪音环境需求,如体育比赛等,听力学家在助听器上特别设置了备用的编程设置以便于A可以根据不同的聆听环境进行调整。
期望值。这个话题对A来说其实是很重要的。因为当人们开始担心费用的问题时,往往会将期望值放得过高。听力学家除了在介绍新的助听器技术如何帮助到A的一些现实例子以外,也详细地介绍了不同的环境中可能会出现的听力困难,因为目前的助听技术暂时还不能给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听到完美的声音。
声学反馈。由于A的听力损失,助听器需要达到一定的增益才能满足A的听力需求,她完全明白助听器声反馈的概念和有时候可能会出现的烦人的啸叫声。得益于现代助听技术的发展,不同品牌的助听器也有防止啸叫的功能和系统。这让A感到很满意,再也不用担心突然的啸叫声破坏好心情。
回访的过程中,听力学家也检查了A常用的沟通策略,其中包括沟通的控场能力,运用视觉信息的能力和使用沟通修复策略等主题。由于A本身有着长期的听障经验,大多数情况下,A对沟通策略是非常熟悉的。但听力学家发现,A在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听力情况是有很大的困难的,她经常会用糊弄/虚张声势的方式来应对沟通困难的情况。听力学家及时指出,有时候不准确或者不恰当的糊弄/虚张声势会令人陷入更加尴尬的情况。A应该在往后的沟通里着重于如何让沟通的对方知道自己的听力情况,以获得更加平等的沟通地位。
总结: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个案。首先,对于一个有着长期听障经验的用户来说,一些负面的助听器效应(如堵耳效应)可能不是主要的问题,并且也有着自己独特的助听器使用/保养经验。另外一个特点是,有着长期听障经验的用户对听力的期望值可能会收到助听器价格本身的影响,这个影响可能比后天获得性听力损失的新用户大得多。当A认为她必须拿出一大笔钱来换新助听器时,她对助听器的期望值会更高。最后,像A这样的年轻一代是在技术的变革中长大的。因此,新助听器的先进功能对她来说可以很直观的理解和操作。例如,如何将个人移动设备于助听器配对,如何在个人移动设备上对助听器进行调整、音频串流或打电话。
湖北武汉易声听力服务中心协和医院店
电话:18120400211
        热门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