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庭器官的重要性一

前庭器官兴奋和抑制反应不对称,兴奋侧的反应强于抑制侧的反应
Ewald在实验中还做了一个重要的观察就是人为造成单个半规管内淋巴的流动。Ewald将试管插入鸽子的膜迷路中,观察了
内淋巴流动对于身体、头、眼运动的影响。Ewald第二、第三定律即外半规管壶腹嵴受到刺激时,如内淋巴液从管部流向壶腹部,则产生较强刺激,离开壶腹流向管部将产生较弱刺激。上半规管及后半规管受刺激时情况相反。强弱刺激引起反应的比例为2:1或3:2。内淋巴向兴奋侧流动时产生的眼震强于向抑制侧流动时的眼震。即眼震快相向着受刺激较强侧的半规管,而慢相则向着受刺激较弱侧的半规管,指出兴奋和抑制反应的不对称性,兴奋和抑制的不对称可在前庭系统的多个水平发生。首先,毛细胞的转导过程不对称,实验显示牛蛙前庭毛细胞向兴奋侧倾斜时受体电位比较大;另一个不对称在于前庭传入神经,传入神经在静息状态下也有一定的放电率,随着头部运动引起的内淋巴流动信号的传入,放电率有一定的改变。哺乳动物的前庭基础放电率在50~100次/秒,放电率可以提高到300~400次/秒,但是不能低于0次/秒,这种抑制切断是前庭系统兴奋抑制不对称中最明显、最严重的。即使在没有抑制切断出现的范围内,前庭传入神经在兴奋抑制反应也有不对称,兴奋刺激引起的前庭传入神经放电率的改变比相同程度抑制刺激引起的放电率的改变
明显。排除毛细胞的影响,采用交流电流刺激前庭传入神经,Goldberg、Smith 和Fernanda 发现这种不对称主要发生在前庭神经的不规则放电。


单侧迷路切除后,头部快速的被动旋转运动能够引出VOR明显的不对称。这种“甩头”是不能预测的,加速度可以达到3000~4000度/秒,幅度为10~20度的高速运动。当头部向着完整侧高速运动时,VOR基本能够代偿头部运动;相反,当
向病变侧运动时,VOR的效果明显下降。尽管头部旋转从一侧半规管产生兴奋刺激,另一侧产生抑制刺激,这种情况下就会出现双侧明显的不对称。当头部向病变侧甩头时,健侧的抑制性信号引起的VOR不足以代偿头部运动。这个不对称在低频低速旋转时不明显,因为低频低速运动时抑制切断效应不明显。
甩头试验(HIT)已经成为临床上测试前庭功能的一项重要检查。它可以在床边定性测试。当沿着半规管平面快速运动患者头部时,嘱咐患者注视检查者的鼻尖,如果半规管功能不足,VOR就不足以维持凝视,在头部运动结束时会有一个矫正性的扫视。如果前庭代偿已经完全,在动作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扫视,辨认运动过程中的扫视需要一定的经验。相反,当向健侧半规管甩头时,患者能够维持稳定的凝视。
这个原理可以用于BPPV的诊断,对于后半规管BPPV(PC-BPPV),患者进行Dix-Hallpike试验检查时,躺下是兴奋刺激,坐起是抑制刺激,因此躺下时应该比坐起时眼震和症状都要明显。

武汉易声听力武广中心点

武汉江汉区解放大道688号武广写字楼1906室

电话:13886084312

        热门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